长沙自闭症学校
关键词: 自闭症 孤独症 孤独 奥尔夫音乐 感觉统合 强化物 注意力集中 口腔运动

新闻中心

爱与孤独的旅程——两个人的7000公里行走札记

2015-7-20 9:29:25 本站原创 佚名 【字体:
爱与孤独的旅程——两个人的7000公里行走札记

    书籍封面

 

    厌倦了名利场倾轧的大叔老窦,领着来自“星星”的小伙子阿萌,以徒步加滑板的方式,从漠河北极村跋涉至海南三亚。7000公里行程,159个日夜的酸甜苦辣。

    今年5月出版的《爱与孤独的旅程——两个人的7000公里行走札记》一书,与其说是首部自闭症青年的行走手记,不如说是地球人与“星星”的孩子的对话:关于耐心、接纳、豁达、担当以及共同成长,关于一群生命对另一群生命的滋养。文字简单、温暖,带着浓浓的发酵的汗臭味,却有直击人心的细腻温柔。

    作者就是徒步旅程中的两位主人公老窦、阿萌。阿萌,本名陈萌,来自“星星”,1992年4月“落户”地球,青年画家。老窦,本名窦一欣,土生土长的北京大老爷们儿。2008年开始,与朋友合资建立孤独症康复机构,成为天天与孩子们摸头抱颈的“窦干爹”。

    2012年8月,时年49岁、为康复中心弹尽粮绝的窦干爹带着他心爱的阿萌,开始了准备告别自闭症这个群体的纪念演出:“孤独的行走——为贫困自闭症儿童募捐公益活动”。行至长沙,引来奥运女排冠军冯坤倾力资助,建立了为大龄自闭症群体提供就业指导的服务机构“静语者家园”。

    为何行走?呼吁各界救助“星星”的孩子

    2012年8月24日,由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主办的“孤独的行走——为贫困孤独症儿童募捐公益行动”在北京正式启动。该活动由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联合北京金田特殊儿童康复训练中心以及北京市孤独症儿童康复协会、天津财经大学赛扶团队共同策划完成。

    “星星的孩子”,是人们对自闭症儿童的别称。自闭症又称孤独症,他们“有视力却不愿和你对视,有语言却很难和你交流,有听力却总是充耳不闻……”人们无从解释,只好把他们叫作“星星的孩子”——犹如天上的星星,一人一个世界,独自闪烁。

    为倡导社会了解和关爱自闭症人群,49岁的北京大叔老窦和21岁的阿萌,以徒步加滑板的方式,从中国最北端的漠河北极村跋涉至中国最南端的城市三亚,呼吁社会各界募捐救助100名全国贫困自闭症儿童。

    他们用脚与滑板丈量7000公里行程,用爱与陪伴重塑另一群生命。这是迄今为止,以自闭症为主题的全国最大规模的一次公益行动,历时半年,跨越11个省份,也是第一个自闭症个体的长途徒步之旅。

    关注自闭症后他从“窦总”到“窦老爹”

    五年前,老窦是“窦总”,一名聚财有术的成功商人。财富的积累并没给窦总带来内心的幸福与安宁,他回顾那段“不堪回首”

    的日子,说:“我做生意时,有四年时间人是崩溃的,人生没有目标,就是挣钱。人和人之间不再有真情,一切全是交易。”

    他越来越不爱与人打交道,孤独吞噬了他的心。为了摆脱这种无孔不入的孤独,他开着车四处游荡,去深山老林,去那些淳朴的乡民家里,寻找最原始与本真的生活,寻找一个能让自己内心宁静的世外桃源。

    一个偶然的机会,窦总接触到一群做公益事业的伙伴,他发现纯粹付出的感觉如此美妙,没有利益纠葛,人与人之间真诚信任。在这里,他遇到了一个自闭症孩子。

    2008年,他与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开了一个自闭症的公益学校。五年时间,他把以前做生意赚到的400多万全部投入,也让他由“窦总”变成了天天与孩子们摸头抱颈的“窦干爹”。

    窦干爹带着他的孩子开始了徒步之旅,他们用拥抱孤独的方式,唤醒人们对自闭症的关注。于是有了这本书。

    159个日夜他们从漠河北极村至海南三亚

    “从黑龙江漠河至北京,阿萌一直走在我前面。阿萌给人家介绍这次活动时,我赶上去抢阿萌的话。这种举动伤害了阿萌的自尊。要改变这种状态,把阿萌的自信找回来。”这是老窦在旅途一开始时遇到的事。

    在旅程中,老窦和阿萌也时常发现并享受纯净简单的快乐——

    出门阴天,走了几小时,出太阳了,老窦问阿萌什么感觉,阿萌面无表情地答“高

    兴”。老窦提醒阿萌注意表情:“怎么表达高兴?”阿萌龇出雪白的牙,把脸部肌肉挤向鼻子,大喊一声:“啊!太阳出来了!”吓了老窦一跳。

    每次吃京酱肉丝,老窦都抢不过阿萌,只能“饿狠狠”地看着他风卷残云。“慢点吃,吃快了对胃不好……给我留点。”老窦对阿萌说。

    旅行的路就是沉淀生活的路,老窦感慨一路上阿萌让他越来越有耐心,变得越来越简单。

    从北京至海南三亚,老窦把他和阿萌比喻为“师徒取经去”。“我们按《西游记》分配角色:阿萌是师父唐僧。刚开始师傅无法应对徒弟,有些不知所措,慢慢地他开始熟悉,融入其中。”老窦说,“大雨中托行李的自行车车胎漏气,骑10分钟就得停下打气,狼狈不堪。原来萌师傅对于这些是不管不顾的,现在一会就停下来问:‘还有气吗?’”

    5个月,老窦发觉阿萌变了很多,欣慰中掺杂着一些担忧与沉重。“他多了成熟,却少了一份纯真。我不知道这对他未来的影响会怎样?也许这就是成长的烦恼吧。”老窦笑着说。

    其实,孤独是一种病,每个人都有。它根植于灵魂,没有药可以疗愈,唯有爱可以触及。《爱与孤独的旅程——两个人的7000公里行走札记》记录在徒步旅程中,来自星星的孩子,教人们用耐心与接纳救赎自身,重塑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