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自闭症学校
关键词: 自闭症 孤独症 奥尔夫音乐 感觉统合 孤独 强化物 注意力集中 口腔运动

新闻中心

孤独症的快乐疗法--我是如何带孙子的

2012-2-8 7:12:02 本站原创 佚名 【字体:

我孙子多动坐不住板凳、吃一口没等咽下去就会在屋里跑几圈、哭笑无常、有自伤和攻击行为、只有鹦鹉学舌和外星人语言、没有主动语言、行为刻板、不听任何指令。四岁被确诊为孤独症。五岁时吃饭还要大人喂、穿衣要大人帮、走路不管车马横冲直撞、极严重地偏食,不能上托儿所幼儿园,又不能上机构训练,需要专人看。他父母要上班,没办法我提前退休带孙子。

当我知道孤独症这种病全世界对它都没有办法的时候,只能靠训练,假如训练能够治好,哪怕是倾家荡产,我们也要给孩子治疗,而训练的结果也只是改善而已。我和全家人说:“既然如此,孩子托生到我们家也不容易,人身难得他已经得了,我们就不能遗弃他,要善待这孩子。他想吃什么给他吃什么、想喝什么给他喝什么时候,想玩就让他玩,起码让他有一个幸福的童年,也不枉他人生走一回,至于将来怎么样就看他的造化了”。

从此我和斌斌朝夕相处、形影不离。他跑我跟他跑,而且让他跑个够,他跳我让他跳个够,他喜欢玩蹦蹦床,我就每天领跳蹦蹦床、他喜欢坐小火车就让他坐小火车。喜欢扭大秧歌,不论严冬还是酷暑,风雨不误,早晨四五点钟就领他就扭大秧歌,七点多钟回来吃完早饭,又出发到公园,或跳蹦床或坐小火车或骑木马,一玩就是一上午,到12点钟时好说歹说,连拉带扯才能把他弄回家,吃完午餐我们睡一觉,在家里再玩一会,就吃晚饭,吃完晚饭,他爸爸妈妈或我们一起领他出去散步,七八点钟才回来洗漱睡觉。冬天就每天领他逛大街,上午一趟,下午一趟哪怕是大年三十,也照样逛荡不误。只要是不损坏公私财物、不攻击他人,不出大格,不论他有什么要求,只要我们能办到的我们都满足他的要求,例如他喜欢玩锁、玩酱油壶,给他买。他玩高兴了我就趁机会教他东西、矫正他的行为。

当然每天和他在家或走在路上、游戏间隙的时候,都没忘记,教他穿衣戴帽、吃饭喝水、如何大小便、和人打招呼、向大人问好、不能攻击小朋友、遵守交通规则,教他数数、教他认门牌号、教他认牌匾、教他认阿拉伯数字、教他口算十以内加减法、利用公园里的花草树木教他辨认着色。这些东西都顺其自然的在生活当中、在游戏当中教他,没有单独拿出大块时间教他。

教他会了我当然高兴,他不会我从不责备他,下次继续教,当时也没想到能教出什么结果,有如只做好事不问前程佛教徒的心态。特别是通过扭大秧歌,这孩子有了明显的进步,变的听话了、安静了,到我们老干部干部活动室看打台球,能坐一小时不动地方了。

我是98年5月开始带他,到02年7月整整四年多的时间,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让他自由自在地生活玩耍。教点东西也都是在他闲暇时间、在他高兴时候教的。

到2002年7月我才开始手把手教他用笔写字、用笔抄写十以内加减法,开始时候他不高兴一天就写一两分钟,就出去玩,有时候实在不高兴,就这一两分钟也不写,从不打骂孩子硬逼孩子。慢慢哄孩子、慢慢引导孩子延长时间,十分钟二十分钟可以到一小时以上。从开始拒绝接受到勉强接受,最后变成他的自觉行动。2003年我让他跟电脑学习小学课本,无论是语言和行为,孩子有了突飞猛进的变化,能给大人讲乌鸦喝水、狼和小羊等故事了,跟从前比判若两人。就在我不知道下一步怎么办的时候,日本人和长春市解放大路小学合办了柯树籽特殊教育班,斌斌有幸成为这个班的第一批学员,这些过程我都详细地写进了《孤独症的快乐疗法》一书,书稿送出版社时我起的书名“快乐是治疗孤独症的最好良药”是吉林科技出版社编辑给改成这么好的名字。